景梅

俄白激推!
QQ:1351964788
来关注的都是朋友!:)
脾气很好,不容易生气。
一个破画画的,火柴人都画不好的废物。如果愿意,请教我画画。

【法贞】雪松下的鸢尾花

  蓝星小学与初中部是连在一起的。


在同一个山岗上的学校自然是这个区域孩子们的去所,也是所谓的名校联。


真正的蓝星学校可不是在这里,本部的蓝星学校是一个高中部。


盛大典礼让这两所学校并入,让这里的老师与校长似乎感到无限荣光。


可是,这一切都和学生们没有任何联系。


在高年级学生的眼里,这只是单纯的抱团取暖而已,只有傻子才会引以为荣。


在低年级学生眼里,也不会特别理解为什么校方会这么做。


贞德·卡兰洛特这么想着,无所谓的站在校长室门口,摩挲着手中银色的十字架,偶尔抬起头确定四周是没有人的。


这个即将毕业的六年级学生今年已经是第二次站在这个地方等待同一个人了。


这个女孩贝加尔湖似的双眼中闪烁的水光和闪耀在阳光下齐腰的金色长发,都会令人情不自禁的产生一种想让人保护的错觉,却又有一种任人宰割的幻想。


但一切外在的东西都不是可以被轻易相信的。


贞德漫不经心地把自己身上衣物的皱痕扶平,又挺直腰板好好的扯了扯。


校长室旁有一个小小的方形池塘,池塘中水波荡漾,倒也有几条小鱼在悠闲的游泳。


池塘边上更有一个亭子,亭子间总是凉风习习。贞德趁着这个时候走到亭子间坐下,把脚搭在眼前的象棋桌子上,转过头看着身边栽种的翠竹。


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亭子中的人儿静悄悄的。


这幅美好的画面使人不禁心动,想去触碰这画中那漂亮的少女了。


又有谁会想到这个漂亮的人儿在今天刚刚打完架呢?


在看到一个有些矮小的男人从亭子前的树丛中露出了脸来的时候,贞德瞬间从椅子上跳起来,飞一般的跳过了亭子里的栏杆跨过,紧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漫步到校长办公室门口。


仿佛是刚刚好一样,贞德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好巧呀,校长先生。”


见贞德问好,头顶有些秃的老校长也微微点头表示回应,顺带着拿出了一串叮当响的钥匙,顺带着打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老校长娴熟地摸到了办公室的开关,轻轻往下一按。


“啪”,办公室被照亮了。


在这明亮的灯光下,老校长顶着闪闪发亮的头顶,蹒跚走到办公桌旁坐下,向着还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贞德点了点头,示意她进来。


贞德微笑着走进来,把自己的腰板挺直,头抬高,一副淑女士样子。


“贞德,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老校长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眼镜,“你的学习相当的好,武术练习也很不错,再加上你的绘画也很有天赋。”


“啊…谢谢您夸奖我。我想,您叫我来校长室的目的应该是希望了解我打架的原因吧。”


老校长微微点头,沉默着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他们上次想抢夺这个十字架,没有成功。”贞德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十字架项链放回了她的口袋里。“这一次他们一群男的又来想报复我,所以我只好适当的反击。”


似乎是权衡利弊得失后,老校长终究还是摆了摆手,让贞德顺利离开了校长室。


贞德哼着歌儿离开了。


不用说,老校长肯定会偏袒她。


一个能为学校带来荣誉的好学生和一群死拉扯逼的坏学生,贞德可是很相信老校长会选择谁。


是啊,贞德总不可能说她就是看不下去那群人天天吃里扒外,欺负小屁孩所以就去找茬儿了吧。


“唉,书包还得回去拿呢。”


校长室离校门口很近,但离教学楼很远。


在慢慢回教室的路上,有一簇簇假连翘。因为平时总有小孩子在这里踢球踢进了灌木丛,要去里面捡球。这灌木本就不繁密,就更加稀疏了。


当贞德走回教室的时候,其他人早就走了。


原本回等她的闺蜜因为今天急着要回家也就没有留下来了。


教师其实也不算很大,但此时此刻也只剩下一个人了,显得格外的空旷。书桌的抽屉里空荡荡的,椅子也整齐的倒放在桌子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放学的时候,贞德就喜欢和她最好的朋友王春燕一起,趴在一扇窗户上,迎着夕阳的余晖,东扯西扯着,直到该回家的时候。


每天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她们的,而今天也不会有人来打扰贞德自己的。


这大约是贞德在校的时候最快乐的时光了。


结束的标志是学校即将关门的铃声,将还在发呆的贞德换回了现实。


这提醒她,该回家了。


这是她最后一次走进这间教室了。


之后,她就要去山包顶上的中学了。


贞德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腰,把书包背在肩上,搭好了凳子,顺手提上了饭盒带,把教室的门轻轻的掩上,快步走下了教学楼。


少女背着一个显得有些旧的黑色书包,走在晚霞下面,挂在书包上的挂件“剔哩嗒啦”的发出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旷无人的道路上。


在挂件上的小白兔在夕阳下微笑着,被涂抹上了金黄色的染料……

  

就是说,呃,之前写的小说还是在这里放一下吧……可能还是会有后续的。


(好尴尬,写的好菜)

没做完耶,也做不了了💔

“拉住我的手,不要再沉下去了。”

“那你不担心我们一起沉下去吗?”

“那就一起吧。”

关于大毛最喜欢谁这件事。

大毛一定喜欢一个把自己当成信仰的人。

“他把自己嫁给了俄罗斯。”





最后天气热了,来只🌶️🦅?